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北京中天科睿科技有限公司

北京中天科睿科技有限公司 同桌傍大款骂我是穷鬼,可她还知道我就是背后资助她的人

发布日期:2024-06-10 08:35    点击次数:82

新来的同桌嘲笑我是个穷鬼,带头让全班同学孤立我。

看到她发来的微信消息时我沉默了。

【姐姐,一个月一万我不够花,你能再给我转点吗,这对姐姐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?】

下一秒我就把她拉黑了。

八千都够我养条狗的。

1

班里新来了一个转学生,听说她家很有钱。

老师为了怕她被别人欺负,特地安排她做我的同桌,让我帮衬她。

没想到,她刚来几天就在班里带头孤立家境不好的同学。

我作为班长劝阻了她的这种行为,却也因此跟她结下了梁子。

“小小,你的口红好漂亮啊,可以借我用一下吗?”

唐小小眉眼弯弯,透露着一丝得意,大气一挥手:“没事,这种东西我多着呢,送给你了。”

“小小,你人也太好了,家里很有钱吧。”旁边的同学都簇拥上来。

我皱了皱眉,远离这群人,默默地写着自己的论文报告。

唐小小见我不感兴趣,特地拿了个包递给我,茶言茶语地道:“叶瑶,这个送给你吧,看你平时都没什么包包。”

我不耐烦地拒绝了:“谢谢,但不用了,你起开点儿,打扰我写论文了。”

她瞬间哭了,小声地抽泣着,哭的身体一抽一抽的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打她了。

有人看不惯我,为她打抱不平:“叶瑶,你什么意思啊?小小送给你你还不领情。”

我抬头,定睛一看,有点无奈:“就这种包包,在我柜子里都落灰了。”

他们不信:“穷鬼,就你?”

好吧,你们爱信不信。

不过唐小小这个包,还挺眼熟的,好像我送给山区贫困女孩儿的那个。

我摇了摇头,可能是巧合吧。

2

放学后,同学们都回家了。

我作为班长还在忙着整理班里贫困生的申请资料。

唐小小凑了过来:“班长,我可以拿一张贫困申请表吗?”

我有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也没说什么,在大学里,这种现象挺常见的。

带着名牌包包的人也会去申请这些贫困救济金,而真正贫困的人,大多数都拿不到这些补助。

“你是贫困生?”我满脸问号。

“班长不会因此看不起我吧,呜呜呜。”唐小小扯了扯衣角,假意摸了一把眼泪。

我一时语塞,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。

没想到,唐小小还真有一系列的贫困证明。

她填好了让我去交,我刚好有事,就让她自己去交。

回来后,唐小小没了,我的论文也没了。

我紧握着拳头,这可是我新鲜出炉的论文啊。

这时,唐小小春风得意地回来了,跟前面完全是两副面孔。

我立马上去质问她:“是不是你拿了我的论文?”

她今天已经问了我好几次能不能借她看看,都被我拒绝了。

放学后所有人都走光了,教室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是她干的。

她理直气壮地承认了:“啊?你的论文不见了吗?可能是我刚刚不小心连着贫困申请书给你交上去了。”

我二话不说带着她来到办公室。

“老师,刚刚唐小小说交了我的论文,请问在您这吗?”

老师疑惑地说:“她刚刚确实有交了一张纸给我,不过应该不是你的论文报告。”

唐小小龇牙咧嘴地开口:“老师,我有交的,你没看到吧,现在没了可不能怪我。”

她这一甩锅可把老师气到了。

“我都说了没有了,你怎么还带污蔑人的?”

“那好吧,只是可惜了叶瑶同学的论文报告了。”

他们俩左一句右一句地吵得我心烦,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。

回到教室后,唐小小状似可惜地说:“叶瑶同学,那个论文写了很久了吧?”

看着唐小小光明正大地挑衅我,本来就烦躁的我秉持着能动手绝不动口的原则,二话不说给了她一巴掌。

这傻了吧唧的,真当我没看监控啊。

那可是我熬夜一个月辛辛苦苦写的论文,给她这一巴掌算是轻的了。

唐小小捂着脸不敢置信,在这空荡的教室里撕下了她虚伪的面具,一把朝我扑了过来:“你个穷鬼敢打我!”

这三脚猫功夫,我反手制住她,又给了她一巴掌。

她应要凑上来挨打,我当然要满足她。

她不敢还手了,哭唧唧地说要我好看。

我懒得理她,背上书包直接走人。

3

第二天,唐小小找老师告状,说我无缘无故打她,她用手指指着我,还露出了一些青紫:“老师,就是她打的我。”

老师关心地看着我:“叶瑶同学,你没事吧?”

我努了努嘴,张着一口大白牙:“老师,你还是多关心关心她吧。”

老师象征性地罚我写了几百字的检讨。

唐小小震惊地看着我们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笑死,我爸可是这所学校的最大投资商,但我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。

没几天,我在教室揍唐小小的视频好像被隔壁班的同学拍了下来。

视频发到了校园墙,并迅速传及开来,但是传不到网上,因为工作人员也是我家的,那些消息是否传播还要请示我的意见。

#校园霸凌#这一话题被同学们广泛地讨论着。

我一进教室,就发现他们所有人把我孤立了,他们像老鼠一样交头接耳地讨论着我,紧紧地围着唐小小,仿佛我又会打她一样。

无所谓,反正他们也跟我没关系。

我毫不在意地放下书包,准备学习。

唐小小鼓起勇气走出包围圈凑了过来,泪眼朦胧地命令我:“叶瑶,你道个歉吧,不然,同学们是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:“是吗?”

有了唐小小这个受害人开头,同学们对我奋起而攻之,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我淹死。

下一秒,我把手机里的视频也发了出去,发完便没管他们什么反应。

人群里有人发出了惊呼声:“你们快看最新的那个视频!”

视频里,唐小小左顾右盼,见到没人就拿起我的论文报告用力地撕成碎屑,她面目狰狞的样子仿佛手里撕的是个人一样。

同学们齐刷刷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我好像突然能理解,叶瑶为什么会打她了。”

“是啊,换我我也打,我写完的论文,小偷给我偷走了,警察来了,我都得跟他说,小偷他自己死的。”

“而且她天天不是背着那些名牌包包吗,怎么还会去写贫困申请表,该不会她的那些都是假的吧?”

唐小小尖叫了一声,企图让大家相信她:“不是的,那不是我,肯定是叶瑶合成的,你们不要相信她!”

下一秒她又此地无银三百两:“我的包都是真的,你们可以去官网查!”

流言蜚语就是这样,轻而易举地就可以被改变。

就她手里有视频,我没有是吧?

真是有够蠢的。

4

唐小小谈了个男朋友,天天拉着她的男朋友来班上刷存在感。

但是他经常请全班人喝奶茶,一众收到了同学们的好评,也改变了一点唐小小的风评,同学们又跟她手牵手玩了起来。

“小小,你男朋友这么好,你也太幸福了吧。”

唐小小春风满面,心安理得地接受着这份虚荣:“哪有,谢谢大家祝福哈。”

她男朋友上下扫视着我:“小小,这位同学是谁呀?”

唐小小不爽,话锋一转,把矛头指向我:“叶瑶同学这么漂亮,男朋友一定也很帅气吧?”

有人不屑地嗤笑了一声:“就她,天天背着个破帆布包,来回就这么几套衣服,也不懂得打扮自己,谁能看上她?”

总有些见风使舵的人。

我低头看了看自己,哦,原来是我看上去太穷了啊,可我觉得现在这样很舒服啊。

但是唐小小很烦,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老是喜欢针对我。

她总是穿着漂亮的衣服,居高临下地蔑视着我,还用施舍般的口气:“叶瑶,这个东西我不要了,送给你了哈~”

是想从我这里获得那份盲目的崇拜感么,我又不是垃圾回收站。

一下课,我就向讲台上的班主任申请,毫不顾及唐小小的感受:“老师,我想换同桌,唐小小她打扰到我学习了。”

唐小小脸色一黑,打着哈哈:“叶瑶同学,我上课这么认真,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?”

低头玩手机,跟旁边的同学传小纸条,时不时还戳我一下,这也叫认真?

我理都不理她,直视着班主任:“老师,她有没有认真上课,您是最清楚的。”

班主任板着个脸,给她指了个空位置:“唐小小,既然打扰到别的同学了,那你就坐到那里去吧。”

我笑出了声,因为那是最靠近垃圾桶的地方。

唐小小瞪了我一眼,跟班主任装委屈:“老师,这个位置太靠后了,可不可以不坐?”

“小小同学,这也没办法啊,主要现在只有那一个空位了……”

唐小小委屈巴巴地坐下了,时不时还用手捂着口鼻。

活该。

可算把这个烦人的玩意儿弄走了。

我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不管怎么样,那个论文还是没了,我还是要重写。

5

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篇论文呢?

这个论文我耗时了整整一个月,是关于贫困山区资助女孩的内容,我搜集了大量的资料,并且亲自走进了山区。

我想把它发表上去,让更多人看见,能帮助到更多的人。

因为我就帮助了这么一个人。

我走进山区那天,有个瘦小的女孩子被她爸妈五花大绑地送给了一个老男人,只因为那个老男人给了他们一百块钱。

她一边挣扎一边向过路人求救,但都被漠视了。

因为在大山里,女孩子是没有资格去读书的,家里又多了一张嘴吃饭,就只能把她卖了,还多了一笔钱,何乐而不为呢?

可能是怜悯心了,我顿住了脚步,我清楚地听到自己说:“我要她了。”

她抓住我的衣角,声音很小:“谢谢姐姐,我叫晓晓。”

我承包了她的学费,一个月额外给她一万的生活费,不仅给她基础的生活费,更让她抬起头来,有资金去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,不被学校里面的人轻视践踏。

我只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她安心学习,走出大山。

正想着,手机响起了特殊的声音,这是我给她专门设置的,就是怕忙起来漏掉了她的信息。

她说:“姐姐,你怎么还不给我转钱?”

我皱了皱眉,手指敲打着屏幕问她: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手里没钱了。”

我是每个月十号给她转钱,前几天被唐小小搞那一出,给我忙忘了。

但是她理直气壮的模样,还是让我的心里稍稍不舒服。

以前她跟个小可怜似的,都不敢跟我要钱,还是我到月底了想起她来,才给她转。

问她原因,她只悄咪咪发了几个字:“怕打扰到姐姐,姐姐先忙。”

从那以后我便给她设置了专属的铃声提示音,而现在,我默默地取消了。

她给我发了张图片,是个男生的侧脸。

乍一看还挺眼熟的,但我一瞬间没想起来是谁。

她在屏幕另一端问着我:“姐姐,这个男的怎么样?是不是很帅?”

我回她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老实说,她上大学了,有她自己的想法和权利,我不阻碍她谈恋爱,但是谈了这场恋爱,让她频繁地跟我要钱。

6

距离我上次给她转账不到一个星期,她又给我发来了消息:“姐姐……我的手头有点紧,你能再给我转点吗?”

可我看她朋友圈发的那些火锅,自助餐,这些大吃大喝的图片一张没少啊。

中间还配上了一个比心的图片,想来是她跟她男朋友吧。

我:“我给你的这些钱是用来支撑你读书的,我也不阻止你吃喝玩乐放松,但是你是否感觉你最近有些许变化?”

她不说话了,我也没继续问她,也没给她转钱,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过没几天,深夜十二点,她给我打了语音通话,我没接,她就一个一个电话轰炸过来。

我的睡眠很浅,好不容易睡着又给我整这么一死出。

我一把掀开被子,摸出手机,正打算接通电话,她可能是见我一直不接就挂了。

接下来,是聊天框她不知疲倦地给我发着信息。

“姐姐,求你了,你现在带我去找他好不好,他没接我电话一天了,我打不到车。”

“他现在跟我提分手,我真的活不下去了,哭了一个晚上了,我都要崩溃了。”

我第一次在她面前暴露我真正的脾气。

“你是我一个月花一万资助的女孩,为什么要因为一个男人把自己变的如此不堪?你有那个资本去消耗吗?你的钱是都用来跟他去玩了吗?”

“下次再这样,我会考虑停止对你的资助。”

我本来以为她会反思,没曾想她给我发了好几个字。

“我自己去。”

我真是气笑了,也不想管她,把手机调成静音继续睡觉。

去到学校后,我意外地发现唐小小没作妖,她眼睛哭得红肿肿的。

抱着吃瓜的心情,我打探了一番,才知道她跟她男朋友分手了。

怎么一个两个都分手了。

我打了个哈欠,反正跟我没关系,那男人那天看我的眼神,我就觉得他本身也不是个好东西。

7

微信发来了一条消息通知。

说实话,我现在已经不是很想点进去看她的消息了。

晓晓:“姐姐,我知道错了,可是我最近钱真的不够。”

明里暗里还是要钱,可能是我给她的太多了。

我想让她去锻炼一番,让她知道一个月一万是什么概念。

我:“我朋友那里有个岗位,你可以去试试,当做兼职,既能锻炼自己,又能获得一份收入。”

其实是我的公司,我给手下的人打点了一番,让她进来时顺利点。

她不情不愿地答应了:“好吧,谢谢姐姐。”

工作没几天,她又骂骂咧咧地向我抱怨:“姐姐,这里一个月才三千,还很累。”

我安慰她:“刚开始是正常的,后面有经验了就能提高工资了。”

我一边走进员工办公室准备观察观察他们,一边回她信息。

没想到晓晓直接给我发了个语音。

我正打算播放语音,却意外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
那趴在桌子上浑水摸鱼打游戏的,不是我之前的同桌唐小小吗,她怎么会在我的公司?

一个想法漫上心头,我打开手机聊天框备注“晓晓”发的那条语音。

那熟悉又令人烦躁的声音,听得我虎躯一震,这声音不就是唐小小吗。

晓晓,唐小小,原来如此。

“姐姐,一个月三千也太少了,不如你直接给我转吧,我相信这对姐姐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吧。”

我冷笑了一声,一个月一万加三千,都够我养条狗的了。

“不想干你就辞职吧。”

没想到她还真的辞职了,原因是太累了。

我顾及着她,给她安排的已经是最轻松了,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在那里浑水摸鱼?

我沉默了,原来那个我资助的女孩竟然变成了这样。

这么多年我都只是给她转钱,不想去打扰她的生活,没想到兜兜转转,她竟然就在我身边。

 

8

“姐姐,我过几天生日了,你打算给我送什么好的礼物呀?”

我给她送过不少好东西,珍贵的项链首饰,名牌包包。

说起包包,那天唐小小在教室递给我的那个包包,估计就是我送给她的吧。

没想到她把我送给她的东西,全部转手送了别人,给自己积攒好人卡呢。

一个想法计上心头。

我给她发信息:“我这里还有一套房子,你生日那天带些同学来,我给你办个盛大的生日party,正好这么多年我都没见过你了,也不知道我们晓晓长什么样了。”

她立马笑嘻嘻地回复:“好呀好呀,那就谢谢姐姐啦!”

我手指转动着钢笔,饶有兴趣地看着唐小小给班上的同学一个一个派发邀请函。

这是我特别嘱咐她的,一定要有邀请函才能进去。

轮到我的时候,唐小小又换上了她那副施舍般的面孔。

“叶瑶,明天我生日,勉强邀请你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吧,很漂亮盛大的哦。”

我张大着嘴巴,装作一副土包子的模样:“真……真的吗?我也可以去吗?”

说完我一反常态,迫不及待地想抢过她手上的邀请函。

唐小小起了心思,把手收回,跟猫逗老鼠似的,轻蔑地朝我哼了一声:“你想要,我就不给你,你这种土包子不配进这么漂亮的房子,哼。”

我故作气急败坏地道:“我一定会进去的!”

唐小小笑了:“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。”

我也笑了,我可比你更期待。

9

唐小小生日会那天,她确实邀请了很多同学,没关系,来的人更多,看她出丑的人就更多。

唐小小穿着一身精致的礼服裙,我记得这件衣服在市价上也有好几万吧。

看来唐小小这次为了面子也是下了血本啊。

我让管家安排好一切,然后就在里面坐等他们的到来。

唐小小抬起头颅,像只骄傲的孔雀,指使管家:“开门。”

管家弯下腰,绅士的为她打开大门:“好的,小姐。”

这副模样赢得了同学们的一众羡慕,也极大地满足了唐小小的虚荣心。

“哇,小小,看不出这里还有管家,你的那个姐姐也太有钱了吧。”

唐小小脸色僵了一瞬,随后又高傲地说:“是啊,我姐姐说了,这套房子就是给我的生日礼物,你们可以尽情地玩耍。”

我捂住嘴一笑,是吗,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这样的话?

管家一路带领着他们进来,直到他们发现了,在大厅里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在打扫的我。

“你们看,那个人是谁?”

唐小小拎起裙摆,一路小跑过来,惊讶地看着我:“叶瑶!你怎么进来的?”

我低着头,嗫嚅地说:“我……我我是来这里兼职的!”

唐小小愣了愣,随后双手抱臂,朝我扬了扬下巴:“我明明没有给你邀请函,你是自己偷溜进来的吧?”

人群里窃窃私语。

“叶瑶好惨啊,别人的生日会是在当公主,她却在别人公主的宴会上当服务员。”

“怪不得她平时都这么穷。”

“可是她偷偷溜进来也太过分了吧,谁知道他有没有偷东西。”

我好像被人戳中了心思一样,跟跳起来的猫似的,炸毛了:“我才没有,我是光明正大进来的。”

唐小小又招来了管家。

“把她给我撵出去,她没有邀请函,是个小偷!”

我给管家使了个眼色,管家平静地回答:“小姐你好,这是主人特定邀请过来的贵宾,她的邀请函在我这里。”

随后管家掏出一张金灿灿的邀请函,跟唐小小他们那种暗淡的邀请函不一样,我这个是贵宾才拥有的。

“小小,你不是说你是今天的生日主角吗?怎么你姐姐给一个服务员都是这么漂亮的邀请函,给我们的却这么平凡,看上去她才是主人一样。”

质疑声当众打脸唐小小,她脸都绿了,只能让管家先把人带下去,随后面目狰狞地掏出手机给我发信息。

不用看,我都知道她发的是什么。

“姐姐!怎么回事儿?你为什么给一个服务员这么漂亮的邀请函?你是想让我难堪吗?”

我理都不理她,我早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,低头自顾自地打扫起柜子上的贵重物品来。

10

唐小小见我不理她,又凑到我面前刷存在感。

她一把抱起柜子上的花瓶细细打量。

我惊呼:“唐小小,你不要动这个,这个很贵重的,摔坏了你可赔不起呀。”

我越是这么说,越是激起了她的逆反心理。

唐小小挑衅地看着我:“我就拿!区区一个花瓶能贵到哪里去?”

我“不小心”把桌子上的果汁洒了,一边激怒着唐小小走过来。

果然不出我意料,唐小小顺理成章地滑倒了。

花瓶重重地碎在地上,唐小小也摔了个狗啃泥,精致的礼服都沾染上了果汁和污渍。

唐小小崩溃地大叫:“我的裙子,来人啊,管家!把她给我弄出去!”

管家只是冰冷地重复那句话:“对不起,小姐,她是主人邀请进来的贵宾,你无权干涉主人的行为。”

唐小小抓狂了,又开始对我电话轰炸。

这次我掏出手机,当着她的面按下了通话键。

唐小小尖锐的声音从手机端传过来:“姐姐!你怎么回事!你人在哪里!”

我特地打开了免提,唐小小的声音在整个偌大的客厅回荡。

唐小小握着手机,不敢置信地转身看着我,语无伦次地道:“你!”

我向她招了招手,脸上挂了一个大大的微笑:“是啊,就是我。”

唐小小下一秒就向我扑了过来,亲切地挽着我的手臂,俨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:“姐姐,你怎么自己打扫啊?”

她嘟起嘴巴,跟我撒娇:“刚刚跟姐姐故意装作不认识,玩的我可累了呢。”

11

我惊呆了,正震惊她在干什么,看到那些正迈进门的同学时,我心中了然了。

唐小小用力地掐着我的手臂,低声威胁我:“跟我打配合,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我笑了,就她这,哪里来的资格威胁我?

我一根一根地掰开她的手指,朝她了挑眉,一字一顿地道:“不好意思,我、跟、你、不、熟。”

我还反问了她一句:“咱们俩是什么关系啊?”

管家再次弯下腰,绅士地邀请他们进来。

“欢迎你们的到来,这是我家主人,叶瑶。”

一句话如同烟花一样在人群中绽开。

“感情之前,叶瑶是故意装穷的啊。”

“人家哪有装穷了,她之前不都说过他柜子里有很多那种包包吗?当时我就猜到她肯定是个富家小姐。”

“啊,那这个叶瑶就是唐小小的姐姐啊,那之前唐小小还这么欺负……”

他们欲言又止,唐小小颓然地坐在地上。

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唐小小 ,冷冷地向她宣告 :“唐小小,从今天起,我将不会再对你进行资助。”

唐小小表情僵住了,眼泪唰一下就流了下来,她开始撒泼打滚:“不行,你不能这么对我!”

我冷眼看着她:“你已经失去我资助的资格了,并且,你还要赔偿你打碎的花瓶,不多不少,刚好十万。”

唐小小瞪大了眼睛:“怎么可能,你这肯定是个赝品,我不赔!”

管家把她拉了下去让她按字据,我微笑着看着傻了眼的同学们:“祝你们玩的愉快!”

主角人都不在了,他们怎么愉快。

12

唐小小被迫还了十万块钱,她之前大手大脚地花了我这么多钱,肯定没什么积蓄了。

她破罐子破摔,想了个报复我的好法子。

那就是网暴。

她去贴吧肆意地宣扬,我不资助她就是害了她。

这个话题瞬间引起了广大网友的注意,点击率高达热搜第一。

她先是表达自己多么努力考上了大学,很感激我能资助她上大学,但是我一下子断了对她的资助,让她接受不来,如果我不再继续对她资助,她就会跳楼自杀。

底下的评论五花八门。

“要我说,要么就别资助,要么就资助到底啊,这拉屎拉一半没有纸的感觉多难受啊。”

“喂楼上的,这么有钱你怎么不去资助,而且她都成年了,有自己工作供养自己的能力了。”

“一个月一万啊,拜托,这要是给我,我直接老奴闪亮登场好吧,我每天还反过来伺候她,不然这个钱拿着都不安心。”

唐小小在微博上公然艾特我,广大网友们也等着我做出对这件事的回应。

如他们所愿,我艾特了唐小小,仅仅回复了两个字。

“不想。”

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唐小小的愤怒。

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。

“我去,好拽,姐姐我好爱,还缺奴仆吗!”

“有钱就可以这样子吗?真是有够恶心的。”

我没想到风评转换得这么快,没想到唐小小的报应来的这么快。

唐小小因为这件事得到了关注,她直播带货获得了一定的红利,但也被细心的网友扒出了一些蛛丝马迹。

原来,她是顶替了别人的大学名额上的大学。

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手都抖了一下。

那这么说,唐小小也有可能不是我之前资助的那个小女孩对吗?

我第一时间去报了警,亲手送她进了监狱里面。

原来我资助的那小女孩被她的父母被唐小小一家哄骗,将她嫁给了唐小小三十多岁的光棍舅舅,小女孩因为单纯信了唐小小,被骗走了资助名额。

她被警察抓走的视频还流露了出来,视频里她头发凌乱,疯疯癫癫地大叫:“你们不能抓我,我还要上大学的。”

唐小小付出了她的代价,她将会在监狱里面反思她的错误。

可我的心情却一点也没有好受,等我找到家里时她早已经被唐小小的老光棍舅舅虐待死了。

我又给贫困山区捐助了一大笔钱,并且借助着这次网友们对我的关注,呼吁大家一起捐款,帮助更多需要的人。

我希望每个贫困山区里的女孩北京中天科睿科技有限公司,都能有资格读书,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去享受她们美好的人生。



相关资讯

服务项目

TOP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北京中天科睿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